益州麻纸

编辑:明澈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2 06:28:2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唐代益州麻纸问世,以其“滑如春冰密如茧”而誉满天下。蜀纸乃是皇家贡品,尤其是成都麻纸,被指定为朝廷公务专用纸。
中文名
益州麻纸
外文名
Yizhou hemp paper
原    料
青檀皮、桑皮、楮皮
主    料

目录

益州麻纸简介

编辑
中国古代的伟大发明之中,有一项是造纸术的发明。自古以来,便有“蔡伦造纸”之说。但从近几十年的考古发现看,诸如“灞桥纸”、“扶风纸”以及在新疆罗布淖尔发现的纸等,均为西汉时期之物,证明早在蔡伦之前,我国已发明了造纸术。而在“杞梓如林、桑麻如织”的天府之国,造纸业也是很早就很发达,到了唐代,“益州麻纸”闻名天下,成为唐代的宫廷用纸,可谓蜀纸的代表作品。

益州麻纸主要介绍

编辑
唐代的成都,是著名的造纸中心。唐代成都麻纸问世,以其“滑如春冰密如茧”而誉满天下。成都的浣花溪、广都(今双流)的冉村、龙溪等地都有不少的造纸作坊。司马光《送冷金笺与兴宗》描述成都浣花溪的造纸情景:“工人剪稚麻,捣之白石砧。就溪沤为纸,莹若裁璆琳(美玉)。”古纸以原料分五类:以麻为主料制成的麻纸;以青檀皮、桑皮、楮皮等原料制的皮纸竹纸;混合多种原料制浆纸;用废旧纸加新料为浆的还魂纸。成都麻纸最佳,有白麻纸、黄麻纸、桑麻纸、麻布纹纸。蜀纸的种类繁多,品质高档,有麻面、屑末、滑石、金花、长麻、鱼纸、十色笺纸等等。
唐代宫廷专门规定用益州麻纸来书写各种公文,并用来抄写东、西两京宫廷收藏的四部书籍。每年,都有大批的蜀纸作为贡品运往长安和洛阳,往往供不应求。据史书记载,唐玄宗时,“太府月给蜀郡麻纸五千番”。仅仅一项事宜就需每月供给“五千番”,余可想见。足见蜀中造纸业的规模之大,产量之高,而社会需求之迫切。唐人李肇《翰林志》说:朝廷的诏令、章奏等各种文书均用白麻纸;抚慰军旅,则用黄麻纸。《唐六典》记载:中央图书馆集贤院所藏古今图书共12596卷,“皆以益州麻纸写。”
益州麻纸就规格而言,有大小之分,就颜色而论,有黄白二色,都是以麻作为造纸原料精制成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黄麻纸,在制作过程中,添加了专门的药剂,可以长期存放而不被虫蚀,故而为唐代宫廷所器重,作为专门的书写用纸。毫无疑问,这种质地优良的纸张也在雕版印刷术发明之后,被广泛地用于书籍的印制,其社会需求量也就更大了。
除了益州麻纸,唐时成都的笺纸也十分著名。以人得名者,最享有盛誉的是“薛涛笺”,此笺为深红色短狭小笺,似乎专用于吟咏唱酬,其名至今仍很响亮。而以色名者,最有代表性的当数“十色笺”,包括深红、粉红、杏约、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等,可色色俱全,应有尽有。
延至五代,蜀纸仍久盛不衰。南唐置纸务官,“求纸工于蜀”,歙州所制“澄心堂纸”当出蜀中良工之手,据说“百金不许市一枚”,其令人惊叹的价格足证质量之高。费著《笺纸谱》曰:“澄心堂纸……盖表光之所轻脆而精绝者。”
元人费著《笺纸谱》曾说成都人造纸“乃尽用蔡伦法”。反映了成都人的聪明才智及善于师法古人。又说成都有蔡伦祠堂,“庙在大东门雪峰院,虽不甚壮丽,然每遇岁时祭祀,香火累累不绝,示不忘本也。恩足以及数十百家,虽千载犹不忘如此。”可知造纸业者人数众多,才足以成此专祀。“江旁(浣花溪沿岸)凿臼为碓,上下相接(从上游至下游纸臼绵延不断)。”上世纪70年代末,锦江大桥旁就出土了17个唐代大石臼碓,可见《笺纸谱》所载属实。宋人薛田《成都书事百韵》诗赞曰:“纸碓暮舂临岸浒,水樽春注截河堧(ruán,河边)。”晚唐诗人郑谷《蜀中》亦云:“夜无多雨晓生尘,草色岚光日日新。蒙顶茶畦千点露,浣花笺纸一溪春。”浣花溪的造纸场景成了蜀中一景。
纸家之所以选择浣花溪,苏东坡从水质角度解释:“成都浣花溪水清滑异常,以沤麻楮作笺纸,洁白可爱。数十里外便不堪造,信水力也。”费著也持相同看法:“以浣花潭水造纸故佳,其亦水之宜矣。”浣花溪水含铁量低,悬浮物少,硬度不高,抄出的纸张洁白光滑,细薄坚韧,仅麻纸就有四大名牌享誉全国,成为唐纸高品质的象征。《笺纸谱》记载:“笺纸有玉板、有贡余、有经屑(亦名玉屑)、有表光。玉板、贡余杂以旧布、破履、乱麻为之;惟经屑、表光非乱麻不用。”
从唐代后期成都是全国雕版印刷的中心这一点来看,也足以证明蜀中造纸业的兴盛。现存的唐印本《陀罗尼经咒》、“中和二年成都樊赏家印历”等,无疑是就地取材,用蜀纸印制的。而见于史载的日僧宗睿携回日本的“西川印子”、唐文宗时剑南西川雕印的日历、柳比在成都书肆所见的各类雕印杂书等等,自然都应该是用本地出产的纸张印刷的。虽尚无实物可证,但相信其中有不少的印刷品用的是益州麻纸
益州麻纸称得上是古代成都人在中国造纸历史上的一项特殊贡献。
词条标签:
科技 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