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

编辑:明澈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3 09:17:00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欧麦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一般指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1942年6月7日-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政治家军事家、政治理论家。逊尼派穆斯林利比亚革命警卫队上校,利比亚九月革命精神领袖,前任利比亚最高领导人。[1] 
1969年9月1日,他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政变,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任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并晋升为上校。[1]  1970-1972年,任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国防部长。1982年至1983年任非洲统一组织主席。卡扎菲是利比亚作协的名誉主席[2]  ,2001年6月由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的《卡扎菲小说选》中文版问世。[3] 
2008年9月,在地中海港口城市班加西,200多位顶着王冠或手握黄金权杖的非洲国王、酋长们将“万王之王”的头衔授予了利比亚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4] 
2011年2月17日,利比亚爆发“愤怒日”大规模示威抗议,要求政府下台。3月19日起,英国、法国、美国等多国军队发动对利比亚的空袭。卡扎菲多次发表讲话,号召其支持者抗击反对派武装和北约[1]  8月22日利反政府武装攻入首都的黎波里,宣称夺取控制权。[5]  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在苏尔特俘获卡扎菲,卡扎菲遭到致命连环枪击身亡。[6] 
中文名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
外文名
مُعَمَّر القَذَّافِي‎ Muʿammar al-Qaḏḏāfī(阿拉伯语)Muammar Muhammad Abu Minyar al-Gaddafi(英语)
别    名
欧麦尔·穆阿迈尔·卡扎菲
国    籍
利比亚
民    族
贝都因人[7] 
出生地
苏尔特
出生日期
1942年6月7日
逝世日期
2011年10月20日
职    业
军事家、政治家、国家领导人
毕业院校
班加西利比亚大学(肄业)、英国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
信    仰
伊斯兰教-逊尼派
主要成就
创立了世界第三理论、绿皮书思想
代表作品
绿皮书》《卡扎菲小说选
军    衔
上校
所获荣誉
南非共和国好望角秩序奖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人物生平

编辑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早年经历

1942年,卡扎菲出生在利比亚沙漠中部,苏尔特以南50英里的阿
青年卡扎菲 青年卡扎菲
布哈迪。卡扎菲的家庭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游牧部族家庭,全家都靠出租骆驼维持生计。1951年,利比亚获得独立时,卡扎菲在苏尔特一所小学读书。1956年,卡扎菲在利比亚中南部塞卜哈读中学。之后卡扎菲到利比亚第三大城市米苏拉塔读书。1961年,在班加西利比亚大学攻读历史,后在班加西军事学院学习。
1963年,卡扎菲放弃了已经学习了两年的大学历史专业,加入保卫国王的精锐部队——昔兰尼加卫队,进入利比亚皇家军事学院学习。1965年,在利比亚陆军服役。1966年,他获得了去英国桑德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培训的机会。[8]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政坛生涯

1969年9月1日,卡扎菲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九月革命”,推
《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卡扎菲
《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卡扎菲 (2张)
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出任革命指导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并晋升为上校。[9] 
1970-1972年,卡扎菲任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国防部长
1977年,改国名为“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成为“革命导师与领导弟兄”,任“人民委员会总秘书处总秘书”,成为革命领导人兼任武装部队最高统帅。
1979年3月,辞去一切行政职务,只保留“革命导师和兄弟领袖”称号。
1982年至1983年,任非洲统一组织主席。
20世纪80年代初,卡扎菲向苏联采购军事装备。20世纪90年代,开始逐步修复与美国关系。21世纪初,利比亚在卡扎菲领导下与西方关系改善。
2000年,非洲统一组织首脑会议在多哥首都洛美召开,卡扎菲率领代表团参加。
2009年9月23日,首次在联合国亮相的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在联大一般性辩论上发表演讲。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下台死亡

《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卡扎菲2 《时代》周刊封面上的卡扎菲2
2011年,利比亚发生民众示威抗议,民众要求从1969年就已经上台统治长达42年的革命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上校下台和进行民主变革。[10] 
2011年10月20日,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称在苏尔特已经俘获了卡扎菲。卡扎菲在其家乡苏尔特的一个废弃下水管道中被捕,惨遭虐待后,头部和腹部遭到致命连环枪击身亡。[11]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为政举措

编辑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军事措施

1973-1974年间,法国向利比亚出售了9个连的“响尾蛇”防空导弹系统,共27台战车,主要用于机场防御。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初,卡扎菲从苏联大量采购武器装备,建成了非常可观的苏式防空体系。莫斯科共向的黎波里供应了39个S-75M3“伏尔加”防空导弹营、36个S-125M防空导弹营、7个“平方”自行防空导弹团(140台战车)。之后又补充供应了2个大队4个营的S-200VE远程防空导弹团、1个“黄蜂-AK”防空导弹团(20台战车)。卡扎菲统治期间利比亚陆军还从苏联得到了144台“箭-1”防空导弹系统战车。在1984-1985年间采购了60台“箭-10”防空导弹系统战车,另外还有大量14.5、23、30、57毫米高射炮,包括ZSU-23-4在内,以及“箭-2M”、“箭-3”、“针-1”苏制便携式防空导弹系统。[12]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所有这些分队和部队共编成18个防空导弹旅,其中9个S-75M3和S-125M混成旅,7个“平方”旅,1个“黄蜂-AK”旅,1个S-200VE旅,另外还有1个法国制造的“响尾蛇”防空导弹旅。[12]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政治举措

在卡扎菲执政的42年里,他曾用尽各种手段削弱潜在的竞争势力。根据利比亚1972年确立的法律,游行和组党可以被处以任何处罚,包括死刑。利比亚传统的政治精英已经被卡扎菲收拾殆尽,逃到国外的反对者也要作为叛国者清算。而后他重置政治体系,从最初的革命委员会到阿拉伯社会主义者联盟再到后来的人民委员会,一拨又一拨“值得怀疑”的革命老同志被清洗,最终掌权的只有他自己的家族势力和忠心不二的亲信。[13]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外交政策

  • 反西方殖民主义
卡扎菲驱赶意大利人、收回英美军事基地、石油国有化、发动旨在消除西方影响的“文化革命”,到支持对西方国家采取恐怖主义行动,再到遭受西方制裁、与西方国家断交、甚至与美国兵戎相见。
2001年“9·11”之后,卡扎菲一反常态,强烈谴责恐怖活动,成为当时最早谴责恐怖主义的阿拉伯国家领导之一。以此为契机,利比亚与西方的关系有所改善。2003年,利比亚与美英达成对“洛克比空难”的赔偿协议。[9] 
  • 对美关系
1970年6月,卡扎菲下令收回美国在利比亚的惠勒斯空军基地,赶走了6000名美国军事人员。
1972年,卡扎菲废除了前国王与美国签订的9项军事、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并声称美国是阿拉伯国家的头号敌人,利、美两国的外交机构也由大使级降格为代办级。
1973年,卡扎菲为了限制美国舰船的活动,宣布整个锡德拉湾是利比亚的领海。
1979年底,利比亚支持伊朗反对美国,示威者焚烧了美国驻利比亚代办处,双方撤回了驻对方的外交人员。[14] 
1993年,为摆脱孤立,卡扎菲转性盛赞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为“新世界的救星”,随后宣告放弃研制大规模杀伤武器,并同意赔偿泛美空难死者家属。2004年9月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正式终止对利比亚的贸易禁运。2006年,美国和利比亚复交。
  • 非洲政策
卡扎菲的利比亚提供了非洲第一个近代革命——通过电话、电视、广播和其他一些如远程医疗和远程教学等技术的应用把整个非洲大陆连接起来,包括农村地区。在利比亚的西尔特设立非洲投资银行, 2011年在犹恩德成立拥有420亿美元资本的非洲货币基金和基于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的非洲中央银行。[15] 
1988年5月25日,在非统组织成立25周年之际,卡扎菲宣布愿同肯尼亚、加蓬、扎伊尔(现刚果民主共和国)、科特迪瓦、利比里亚、毛里求斯、塞内加尔、冈比亚八国复交,作为向非统组织的献礼。20世纪80年代末,利比亚同这些国家的关系逐步改善,先后有14位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领导人访问利比亚。1991年8月,苏丹总统巴希尔3次访问利比亚;1992年3月,利比亚与利比里亚复交;1993年尼日尔总统和加纳总统访问利比亚;1994年5月,利比亚同南非正式建交。1996年3月,向尼日尔提供了200万美元的援助,向马里提供了20万美元的赠款。[16]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民生措施

截至2011年,在卡扎菲的领导下,的黎波里大搞市政建设,城市面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看到现代化的公路四通八达,濒临地中海的海滨大道上车流不息,却不显拥堵。[17] 
在卡扎菲政策下,凭借石油、天然气资源带来的丰厚收入,利比亚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全民享有免费医疗和教育,国家对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实行价格补贴。很多居民都住上了新盖的楼房和砖房,大多数家庭都有小汽车。卡扎菲积极改善百姓的住房条件,在首都的黎波里和全国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建设了数万套安居住宅。这些住宅作为保障性住房由政府出资建设,成立家庭的利比亚人均可以向政府申请住房,并以十分低廉甚至是象征性的价格获得。通信方面,在利比亚使用固定电话进行国内通话是免费的,手机话费价格也非常低廉,至2010年7月,利比亚手机覆盖率为103%,利比亚使用的手机号数量已经超过了其人口总数。[18] 
1983年,卡扎菲控制下的议会通过了关于大人工河项目的最终方案:50年内建造长2485英里的混凝土管道,组成一个巨大的水道系统。工程分为5个阶段,总造价接近250亿美元,由利比亚政府自己承担,不需国外援助。1984年大人工河项目正式启动,截至2011年已经完成前3个阶段的施工。1989到1991年,大约1500英里长的管道将淡水引向了3个巨大的水库,1996年将淡水引到了的黎波里,2007年到达盖尔扬的东北部城镇。截至2011年该工程每天可运输大约650万立方米的水用于农业及人类消耗。[19]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人物成就

编辑
2008年加冕为非洲皇帝(The King of Kings) 2008年加冕为非洲皇帝(The King of Kings)
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自1969年上台以来,与西方国家交恶数十载。但不管是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不得不承认,卡扎菲成功领导了这个拥有600万人口的国家在非洲率先摆脱贫困。以军事和经济帮助非洲人国民大会反对种族隔离斗争。[15] 
执政期间利比亚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其创立的《绿皮书》思想和第三世界理论对利比亚近半个世纪的发展影响深远。[21]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争议事件

编辑
卡扎菲是一个虔诚的穆斯林,他执政后在利比亚提出恢复伊斯兰教的“纯洁性”的口号。利比亚原是酒的出口国,但卡扎菲颁布法令禁止酿酒和出售一切烈性饮料。 卡扎菲出身游牧民族,主张部族社会的自然公平,他反对奢侈豪华,过着简朴的生活。他本人生活十分简单,仅喜欢喝矿泉水和驼奶。他喜欢住帐篷而不喜欢住豪华宅邸,喜欢骑骆驼而不爱坐高级轿车。他的妻子和儿女一直住在的黎波里的军营里。他在帐篷里办公和会见外宾。1989年,他到南斯拉夫出席不结盟首脑会议,就住在自己带去的帐篷里。[22] 
当人们笃信卡扎菲是一个生活简朴的人后,另一种反对声音则认为他生活奢
卡扎菲 卡扎菲
华,并同样拿出了证据。
2011年8月,当利比亚反对派攻入首都后,卡扎菲家人在的黎波里的一些住所被反对派控制,被曝光的多处豪宅也显示了卡扎菲一家曾经拥有的奢华生活。度假城内设潜水中心、网球场、游泳池、足球场、餐厅和医院。卡扎菲子女每人都有一座独立别墅,有些别墅还有专设的健身馆和游泳池,海边拴着一排摩托艇。卡扎菲的卧室十分宽大,各种家具很考究。[23] 
反对派在首都的黎波里阿齐齐亚兵营里也发现了卡扎菲奢华生活的足迹。除了设施豪华的居所之外,还有巨大的健身房、高尔夫球场和直升机停机坪等。卡扎菲直接控制着利比亚中央银行的140多吨黄金储备,折合成现金将近80亿美元。[24]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人物生活

编辑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个性喜好

无论任何场合,卡扎菲总是身着同一颜色的服装,有时是白衣、白裤、白
卡扎菲 卡扎菲
鞋、白头巾、白手套,外披一件镶着金边的白色斗篷;有时是黄色卡其布军服,戴同样颜色的头巾,在十几名保镖的护卫下出场。卡扎菲的饮食十分简单,早餐是面包和驼奶。午餐多为烤牛肉或烧牛排,外加利比亚汤,有时也吃柏柏尔人爱吃的古斯古斯。 他喜爱足球运动,是意大利老牌球队尤文图斯队的股东。[22]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传奇婚姻

关于卡扎菲与自己的第二任妻子的邂逅更是众说纷纭,其中最传奇的说法是:他之所以娶了第二个妻子,是
卡扎菲与萨菲亚
卡扎菲与萨菲亚 (2张)
因为这个女人是刺杀他的凶手,在1970年的大阿拉伯利比亚人民社会主义民众国建国一周年的庆典上,卡扎菲正在检阅台上高高兴兴地阅兵,这时候一个负责急救的女护士悄悄地走上了检阅台,并且很快地接近了卡扎菲,趁他不注意,突然打开急救箱拿起里面的手枪就对准了卡扎菲的头,就在她准备扣动扳机的一刹那,卡扎菲也正好一扭头,看见了她,当时28岁的卡扎菲望着黑洞洞的枪口和枪口前这位年轻的女子不知所措,而睁大眼睛看着帅气的卡扎菲的这个女护士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是前来行刺的枪手,竟然慢慢地放下了手里的枪,这时卡扎菲笑了,他正打算迎上前去,身边刚反应过来的警卫扑上前去就制服了这位女刺客,卡扎菲命令警卫退下然后得知这位女子叫萨菲亚,一个礼拜后,卡扎菲和萨菲亚举行了婚礼,后来萨菲亚为丈夫训练出个个身手不凡的女子军。
这听起来不可思议,的确,真相其实是这样的:1969年卡扎菲正在外地视察,突然一股强烈的不适感让他不得不停下工作去当地的医院检查,值班医生说他只是普通的感冒,可在一旁的女护士否认了医生,坚持说是阑尾炎,这个女护士就是萨菲亚,后来的检查证明萨菲亚是正确的,这次的巧遇就成全了卡扎菲和萨菲亚的姻缘。[25]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家庭成员

 
成员姓名原职业
长子穆罕默德·卡扎菲利比亚邮电总公司主席、利比亚奥林匹克委员会
次子赛义夫·伊斯拉姆·卡扎菲卡扎菲慈善基金会主席
三子萨阿迪·卡扎菲利比亚足球协会主席、阿勒利足球俱乐部的名誉主席
四子汉尼拔·穆阿迈尔·卡扎菲利比亚第一国家海洋运输公司管理委员会首席顾问
  
五子莫塔西姆·比拉·卡扎菲接班人、利比亚国家安全顾问
六子赛义夫·阿拉伯·卡扎菲军人
  
七子哈米斯·卡扎菲特种兵部队哈米斯旅统帅
女儿艾莎·卡扎菲联合国发展计划署驻利比亚亲善大使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人物轶事

编辑
  • 脾气古怪
1988年,他亲自开推土机推倒的黎波里监狱的大墙,放出400名政治犯。
卡扎菲与萨科齐握手 卡扎菲与萨科齐握手
卡扎菲反美,但对释放在黎巴嫩菲律宾扣押的西方人质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当他忧伤时,他不是醉心于文学创作,就是一人到沙漠的帐篷里静思,聆听真主的声音。[26] 
卡扎菲善于演说,他讲话从不用讲稿,口若悬河,慷慨激昂,不时挥舞着双手,显示出勇气和力量。1988年,在阿尔及利亚举行的阿盟首脑会议上,卡扎菲右手戴了一只白手套,说这是为了与“美国走狗” 握手时不至脏了自己的手。[22] 
2000年7月,卡扎菲率领由二百多辆汽车组成的庞大政府代表团,白天驱车赶路,夜宿临时搭的帐篷,浩浩荡荡地穿越撒哈拉大沙漠,前往多哥首都洛美,出席非统组织首脑会议。[22] 
  • 微服私访
1971年,他到一些政府机关突访,发现许多机关职员在办公室里喝咖啡聊天,这引起他的极大不满。为了使他们把主要精力都能集中到工作上,第二天就派军用卡车开进政府办公大楼,拉走了办公室里的大部分家具。还有一次他乔装成平民,和医生说他的父亲得了重病,着急下班的医生给了他两片阿斯匹林了事,大发雷霆的卡扎菲立刻下令将这个草菅人命的医生驱逐出境。[22] 
  • 坚持梦想
早期的卡扎菲是纳赛尔的狂热崇拜者,卡扎菲本人也毫不掩饰这一点。无论是他在“九月革命”提出的目标,还是在“九月革命”的演讲中,都很明显地模仿纳赛尔20年前在埃及发动的革命。[27] 

奥马尔·穆阿迈尔·卡扎菲人物评价

编辑
在青年时代的生活经历使卡扎菲认识到只有充分发挥民众的力量才能实现
一代枭雄 一代枭雄
利比亚的复兴,但执政之初他的尝试在国内所遭遇的重重阻力使他意识到只有扩大其个人权力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这使利比亚的政治体制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个人集权的道路。但他同时也强调了卡扎菲在利比亚发展中无可替代的作用。[28]  ——罗纳德·布鲁斯·圣约翰
卡扎菲从不缺乏挑战者,但他在执政后以超凡魅力的领导地位和分配型经济政策使政权赢得了相对较高的支持率;同时,他在武装部队、人民委员会体系以及革命委员会三个机构之间玩弄平衡,构成了支持政权的核心力量。[29]  ——罗纳德·布鲁斯·圣约翰《利比亚史》
卡扎菲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革命偶像之一。[30]  ——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
阿拉伯民族主义给了卡扎菲一种虚幻的想法:他有权干涉阿拉伯世界的任何地方。所以无论是摩洛哥还是约旦发生内部问题时,卡扎菲都颇惹人嫌地迫不及待地表态。这也使得他在阿拉伯世界渐渐成了不受欢迎的人物。一向不太喜欢卡扎菲的阿拉法特,将他称为“革命词句的骑士”。——阿拉法特的传记作者艾伦·哈特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话题人物 政治人物 外国历史人物